雖然你看不到,但我的口罩后面是微笑

2020-02-06 15:32:14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2月4日,在江西省南昌市昌北機場,江西援助武漢醫療護理隊成員準備登機。新華社記者 萬象攝

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當我走出醫院大門,暖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我想,今天也是陽光明媚的一天,明天只會越來越好!我們一起加油吧!”

“雖然我們不是軍人,但我們都按照軍人的執行力要求自己,嚴格遵守上級安排?!?/p>

“因為病毒侵襲,每天都有人離開這個世界。但我們要勇敢,要和他們一起熬過這一關?!?/p>

挺進新病區一起戰斗

2月4日 武漢同濟醫院 晴

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

王軍紅 北醫三院急診科主治醫師

早上8點鐘,我已經醒了。從昨天19點到今天凌晨3點,發生的事情依舊歷歷在目。

2月3日接到通知,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改造的危重病房已經完工,晚上要去那邊開設新病區。隊長一招呼,大家即刻響應。雖然我們不是軍人,但我們都按照軍人的執行力要求自己,嚴格遵守上級安排。

按照上級安排,2月3日當晚預計收治30—35名患者。我的內心有點忐忑,北醫三院副院長沈寧安慰我:“沒事,大家一起?!奔痹\科的李姝姐對我說:“咱們北醫三院搶救室什么陣仗你沒見過,不怕?!睕]辦法,屬兔子的人可能膽小。

火車往前開,全靠車頭帶。不到19點,大家已經在駐地一樓大廳集合完畢,喬杰院長跟沈寧副院長親自帶隊,大家斗志昂揚地向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前進??焖偈煜ば虏》凯h境后,全員即刻更換防護服,喬院長親手給大家的防護服上寫名字標識。

20:50左右,第一位患者到達病房,副院長沈寧帶領我們進病房對病人進行了問診。病人陸續到來,我們問病史、評估病情、開醫囑、寫病歷。得益于北醫三院援鄂國家醫療隊梳理出的工作流程,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6個小時共收治了24位患者,其中危重癥患者3人。

凌晨3點,北大人民醫院的同事來接班了,北醫三院的隊員們沒有停下手中的工作。自己干得越多,留給其他同事的尾巴就越少,我們是一個整體。終于下班了,大家都開玩笑說這是“北醫三院搶救室的Plus版”。

車開了,駛向駐地。武漢的夜是安靜的,車上更安靜,雖然只有短短十分鐘的車程,大家都睡著了。

葛慶崗隊長、袁曉寧書記和李少云護士長不知有多久沒睡覺了,他們的眼中充滿了血絲;57歲的王麗副隊長是武漢人,她主動請纓來到援鄂醫療隊,用實際行動回饋家鄉;接連作戰的李超、程秦醫師現在依然在一線;第二批援鄂隊員李姝姐來武漢后,隨即參與新病房建設,參與討論工作流程,今天晚上還要繼續和我們一起戰斗……

請幫忙編個“善意的謊言”

2月4日 武漢金銀潭醫院ICU 晴

喻賽紅 國家醫療隊、中南大學湘雅醫院護師

剛剛上完一個晚班。下午6點到凌晨1點,整個人被塞在密不透風的防護服里,熬了7小時,感覺身體達到了承受的上限。

這個晚班,熬到5小時的時候,我明顯呼吸困難,注意力難以集中,肚子還餓得咕咕叫。不過,誰都沒敢出去休息一下。畢竟,防護物資太珍貴了,用一套少一套。

為了支撐下去,我們開始相互打氣。還沒有我們這么多人來支援的時候,金銀潭醫院的同行們每天超負荷工作,病人多,護士少。臨時成立的ICU各種工作設備不完善,沒ICU工作經歷的人員占了大多數,每天的工作必須堅持“白+黑”,想想都可怕。但是,那么高的強度,他們都熬過來了!我們沒理由不挺住。

我開始慢慢調整呼吸,轉移注意力,以便忘記我的干渴和饑餓。

在我管的患者中,有一位76歲老奶奶,退休前,她就是金銀潭醫院某科的護士長。老人來ICU時候,已呼吸困難,吸氧血氧飽和度只能維持在80—82,高流量給氧勉強能到90,第二天,她就只能通過插管來接受治療。那天,她電話一直響,可她已經接不了了。

我猶豫地看了下電話,幫她接了。電話那頭,是她兒媳婦,來詢問自己婆婆的她情況。我回復她,說老人呼吸困難現在氣管插管了,接不了電話。電話那頭就聽到了哽咽。老奶奶的兒媳婦告訴我,公公因感染剛剛去世,現在全家都被隔離,沒法給老人送東西和看她。如果老人醒了,請求我們多安慰她,并想辦法“編個謊言”,隱瞞家里實情,免得她傷心。

聽完我特別難過,只說了一句:“放心,你們都加油!”

是的,因為病毒侵襲,每天都有人離開這個世界。但我們要勇敢,要和他們一起熬過這一關。2020年,活著,就會有更好的明天!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2月3日 武漢協和醫院西院 多云

郭京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赴武漢醫療隊護士

今天我再次進入病房工作,熟悉了環境,一切變得親切而順手,就連厚厚的防護服好像也不再那么憋悶了。早交班結束后,我和協和醫院的護士瞿穎一起,與每位患者打招呼,了解他們的需求。之后是為患者測量體溫、脈搏、呼吸、血氧飽和度,以及個性化的服藥、輸液。在病房里轉上兩圈,讓我感覺渾身冒汗。然而在忙碌的工作中,我始終保持著輕松的心情,在霧氣騰騰的護目鏡和嚴實的口罩后,我始終面帶微笑,雖然患者看不清我的表情,但我工作的好狀態,讓我負責的患者面對治療也顯得更積極、樂觀。

工作過程中接到一個呼叫,響應后我走到床前準備為患者更換輸液。這位患者顯得很焦慮,過程中不停提問,“我家里人都不在身邊,連個給我送東西的人都沒有,姑娘,我該怎么辦???”“你說我得在這里住多久???”在他停頓的時候我插空問了一句:“您今天是不是好多了?”“好多了?!薄凹佑桶?!”“哎,謝謝!”之后,他主動告訴我這兩天體溫降下來了,身上好像也有勁兒了。

我一邊換液,一邊安慰他:“一切都在好轉呀!我是從北京來的,我的許多同事也在這里。不光是北京,很多省市都派了很棒的醫療隊來,國家非常重視,您放心治療,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被颊叻路饛奈业脑捳Z中得到了安慰,連連道謝,還說想戴上眼鏡看看我長什么樣子。我說您不用看清楚我,我給您在床邊墻上貼了一張紙片,等您恢復點了可以戴上眼鏡看看。我在紙上寫的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請您加油再加油,我們一起努力再努力!

今天也是陽光明媚的一天,明天只會越來越好!我們一起加油吧!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萬物皆云,“直播+”推動廣州文旅產業融...
牛牛娱乐棋牌规则 股票没开盘买入会赔吗 怎样分析股票涨跌 002708股票 时时彩平台排名 新疆11选5遗漏一定牛 今日股市行情午评 手机填大坑下挂怎挂 天津时时彩是官彩吗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真准网 股票权重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