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的春暖花開 沒有理由遲到

2020-02-07 15:14:28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2月5日,重慶市云陽縣人民醫院醫務人員在感染性疾病診療區做防護準備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攝

在同濟醫院對原有病房進行布局改造的基礎上,“北大醫學”三家醫院(北大醫院、人民醫院、北醫三院)正式啟用危重病房,只為更好救治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危重癥患者。圖為醫生正在查看病人胸部檢查報告。

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地面雖仍有昨日下雨的痕跡,但陽光明媚,要知道,陽光總在風雨后!”

“舉全國之力馳援武漢,武漢的春暖花開沒有理由遲到?!?/p>

“我的戰友啊,你早點站起來,我希望我們還能一起并肩作戰?!?/p>

“雖然有很多困難,但有同事和同行的支持與幫助,我一定行!”

陽光總在風雨后

2月5日 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 晴

周童 中核集團核工業總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醫師

2月3日,六點不到我就醒了,也許是興奮,也有可能是緊張,畢竟是真正意義上與病區“第一次親密接觸”。七點就要出發,早飯泡了桶方便面,沒敢多喝水,怕到時憋不住。

天色尚暗,早班的人整裝待發,省里的領隊顧書記特地下來叮囑了幾句,叫大家切記注意防護。醫院離駐地很近,十分鐘不到我們就到了指定的更衣室。把防護裝備穿戴好,感覺就一個字——“悶”,身上的內衣也濕了,但最難受的是護目鏡里的霧氣,視物不清,我有點擔心,到時候可怎么干活?

8點前終于到了病區。我們這個病區是腎內科臨時改建的,里面的醫生是臨時組織起來的,包含了之前的腎內科醫生,還有過來支援的兄弟科室的一些醫生,主持工作的是腎內科的晏主任,他們建了個群叫“呼八戰隊”,把我們也拉了進去,但我還是喜歡之前的群名——“八仙過?!?,希望我們這批來自不同醫院、不同專業的醫生們能如八仙般各顯神通,降病毒,除肺炎!

病區初建才三天,但病房基本已收滿,上午查房工作量很大?;顒悠饋?,護目鏡反而清晰了不少,濕透的內衣也逐漸干了,我們查房也越來越順暢。我和副主任醫師周保純分工明確,我讀片,他評估氧合,當地的李醫生負責記錄查房信息,調整醫囑。不知不覺,已經十一點,我們也對病區患者的情況有了大致了解,同時篩選出2個重癥患者,給予了積極的處理,希望能有好的預后。病患的情緒大體還是穩定的,對我們也很友好。

短短的四小時,很快就過去了,處理好醫囑,和下一班的醫生交接好,我們終于可以走出病區,取下護目鏡、口罩,脫下隔離服,鼻梁、面頰都是深深的壓痕,摸上去有點疼,不過我們并不在乎。走出病房樓,地面雖仍有昨日下雨的痕跡,但陽光明媚,心情豁然開朗,不禁想起剛才查房時和一位患者的對話。

“醫生,我會好嗎?”

“沒事的,一定會好的。要知道,陽光總在風雨后!加油!”

孩子們叫我“袁媽媽”

2月4日 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 晴

袁曉寧 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北醫三院感染管理科副主任、援鄂醫療隊臨時黨支部書記

我們這個班次在6小時內完成了24位患者收治,刷新了醫療隊的診療紀錄。

凌晨三點交班,五點回到駐地,洗漱后直接睡下,無奈被一個關心電話吵醒,醒來再無睡意,于是趕著閉餐的點,吃了個早餐。原計劃隨第二隊一起去接班(下午三點到九點),但新任務來了,我需要給河南省醫療隊做培訓。

溝通、改進、反復練習,經過近3個小時的培訓,在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工作的河南省醫療隊核心人員較好地掌握了感染預防與控制技術。對于這個培訓結果,我很開心。與此同時,我也一直在惦記著已經進入到隔離病房工作的第二隊隊員們,不知道怎么樣了?

晚飯后院長們又來開了個會,溝通了工作細節、了解了隊員們的健康狀況。晚上11點,總算迎回了結束工作的第二批隊員,看著大家都情緒飽滿,健康快樂,我的心總算放下來了。副院長沈寧說我是操心的命,可是如果不能看著大家好好地進去好好地出來,我哪里對得住孩子們叫我“袁媽媽”?

我堅信,國家舉全國之力馳援武漢,武漢的春暖花開沒有理由遲到。

疫情你快點走,讓我們各回各家!

2月5日 武漢金銀潭醫院臨時ICU病房 晴

李湘湘 國家醫療隊隊員、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師

時間過得飛快。一眨眼,我來金銀潭醫院都10天了。夜班的時候,我們又新收治了一位82歲的老爺爺。他情況特別差,剛到病房就發生了心臟驟停,馬上得實施心肺復蘇。給病人做手臂心臟按壓時,防護服里身體一直流汗,像下雨,但又沒辦法用手擦汗,那種感受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那一班,工作到最后幾小時,我全身都是濕漉漉的,身體發冷。我真的好擔心自己,還沒被感染就先感冒了。我默默祈禱,我這1.58米、95斤體重的身子,能扛到戰役勝利的那一天!

在這里,也有倒下的戰友。比如我負責的一位病人,就是一位介入科醫生,他在給病人做介入時不幸被傳染。治療中,他因無法好好進食,也不能下床大小便,所以都需要我們幫忙。每次我給他喂食物,或清理排泄物后,他都會很不好意思地說上一句“謝謝,對不起”。這讓我聽著特別心疼和心酸。我默默祈禱,我的戰友啊,你早點站起來,我希望我們還能一起并肩作戰。

想到這里,我突然好想家,好想熱熱鬧鬧的大長沙。疫情啊,你快點走,讓我們所有人都能開開心心地各回各家!

齊心協力完成孝感首例ECMO治療

2月5日 孝感市中心醫院東南院區 多云

劉景倫 重醫附一院重癥醫學科副教授

一線的工作是忙碌而緊張的!睡夢中被叫醒兩次,早上6點,再次被叫醒,患者氧合出現突然下降,并出現二氧化碳潴留,患者必須進行ECMO(體外膜肺氧合)支持了,我立即起身前往醫院。

和中心醫院劉院長溝通才得知,該院雖有ECMO設備,但從未獨自進行過ECMO支持治療,現在不可能將患者轉院到武漢,他們希望我帶領該院醫護對患者進行ECMO支持救治。

6:30我到達醫院,確認了情況后立即與該院ECMO團隊制定詳細預案。術前通過床旁重癥超聲對患者血流動力學有了清楚的掌握,對血管狀態進行了掃查,感覺更有信心了。

11:30,患者情況進一步惡化,遂決定由我帶領中心醫院血管外科周主任和另外兩名醫生進行ECMO置入支持。

12:15左右,ECMO支持順利完成,患者氧飽和度瞬間升至100%,生命體征穩定,ECMO運行良好!

從ICU出來已經13:30了,脫防護服時發現里面穿的洗手衣全打濕了,防護眼罩霧氣凝結成水聚在眼罩下方。

張丹主任將我們重醫附一院的ECMO救治經驗的記錄表單、經驗總結和學習資料發給我,我立刻與中心醫院何主任商量培訓建設中心醫院ECMO團隊事宜。

讓我感激的是,在此期間,我就具體問題向西南醫院、武漢協和醫院、南京中大醫院等醫院的醫生請教,他們都無私地進行了解答和指導,讓我順利完成了這次救治。

我院許平書記幾次打來電話關心我,并告訴我醫院將利用遠程會診平臺,動用重醫附一院所有ECMO專家力量對我提供技術支持!重慶援鄂醫療隊副隊長衛健委潘主任告訴我,重慶醫療隊將調派危重癥副主任醫師姚偉和護士鐘林桂來支援。

感覺壓力一下子被分擔了,想哭!雖然有很多困難,但有同事和同行的支持與幫助,我一定行!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56秒!改良經皮錐形擴張氣管切開術幫六...
牛牛娱乐棋牌规则